星期五, 4月 12, 2013

夜響

久違了 窗外那靜謐的夜
月特別盛裝 披著雲質大衣
悄悄入座
難得 星子們也來了
排著羊頭魚身的象徵
屏息期待
山頭樹影搖曳 興奮的探頭
山腳的芒草已耐不住等待
焦躁的 交頭接耳
當後院的池魚都停止騷動
我背倚著窗
緩緩舉起雙手 從指節釋放放情感
指揮著 發自內心深處的 第九交響
風鈴如雨般的起頭 鋼琴開始隨著雨滴跳動
第四樂章 人聲佔據天空 嘹亮了聽覺
大提琴伴著打擊加入了和聲
弦響向上攀升 轉變了整個視野
豎笛與木琴和著 一種遠古的味道
巴松管漫步在水面下
氣氛再度明亮
小提琴激昂的吟唱
四部人聲與管鐘交織著最壯闊的一段
充斥整個世界
昂首讚頌 與上帝同樣偉大的心靈
漸漸
只剩男低音溫柔的抱著世界
我緩緩握上雙手 放下手臂
窗外的世界刮過欣喜若狂的大風
此刻 那第九交響的結局
沉默的坐在臺上
我聽得到
只是
我還在陶醉
還沒清醒罷了

      -- 01.14.2005

--------------------
後記
從國中開始嘗試新詩創作到現在一轉眼也有近十年的時間了,
其間斷斷續續的未能持續堅持,以至於十年沒有成就,也少有長進。
而回頭整理國中三年的舊作約六十餘首,竟只有這篇能拿出來見人,算是國中時期的代表作。
畢竟當時還小,根本只是小孩子,眼界有限;意境也顯得膚淺。
但這篇的想像力與對音樂的描寫仍是非常的特別,
那時的自己詞彙量有限但不因此影響意象的使用的精確性。
故此,國中時期的作品中雪出這篇特別保留。

      -- 04.12.201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